荒野新疆志愿者团队

我的孩子去哪儿了?

2017-8-18 18:28| 发布者: wildxj| 查看: 121| 评论: 0|原作者: 荒野新疆生态网

摘要: 每年4月,都有一群白头硬尾鸭不远万里,从地中海飞来白鸟湖,求偶、成家、生下鸭蛋孵化、带着小白头硬尾鸭们一天天长大、10月再迁徙飞往远方。 往年拍到的幸福的白头硬尾鸭一家 今年开春,白鸟湖志愿者的心情是很 ...

   每年4月,都有一群白头硬尾鸭不远万里,从地中海飞来白鸟湖,求偶、成家、生下鸭蛋孵化、带着小白头硬尾鸭们一天天长大、10月再迁徙飞往远方。

 

往年拍到的幸福的白头硬尾鸭一家

 
   今年开春,白鸟湖志愿者的心情是很雀跃的,因为白头硬尾鸭又回来了!一共8只,3只雄性、5只雌性。当时,举着望远镜、充满希望的志愿者根本不会想到,仅仅在一个月之后,他们就会亲眼见到被弹弓射杀的白头硬尾鸭尸体。
 

2017年5月7日,被射杀的雄性白头硬尾鸭“小七”
 
   事件之后,其他白头硬尾鸭估计受到了惊吓,隔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陆陆续续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6月30日,志愿者们远远地发现,一对白头硬尾鸭好像带了一只别的小鸭子在玩耍。7月2日,白鸟湖巡护队队员微风拍到了这组画面,前面是白头硬尾鸭“妈妈”,后面是白头硬尾鸭“爸爸”,而游在中间这个备受爸妈爱护的鸭宝宝却不是他们的孩子,经仔细辨认后确定,这对白头硬尾鸭爸妈带的鸭宝宝是赤嘴潜鸭的幼鸟。
 

一对白头硬尾鸭夫妇“抢”了赤嘴潜鸭的宝宝百般呵护
 
   后来,被“拐带”的小赤嘴潜鸭回到了自己的赤嘴潜鸭家庭。这对孤独的白头硬尾鸭情绪低落,总是在这群赤嘴潜鸭附近徘徊。
   一天天过去了,志愿者每天用望远镜搜索湖面。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一只小白头硬尾鸭出现在湖面。
   据长期观察,往年最晚7月底,小白头硬尾鸭们就会跟着“爸爸妈妈”在湖面嬉戏。面对今年的境况,志愿者们只能悲观地估计,今年不会有白头硬尾鸭雏鸟了。
   在白鸟湖湖畔奔忙的志愿者们写下了所见所感,为了这一刻的绝望,也为了唤醒更多力量,让白鸟湖和白头硬尾鸭的未来不会那么悲伤。
            
———————————————————————————————————————————————————————

   2017年8月11日,白鸟湖,气温36℃,晴转多云
   今天见到了5只白头硬尾鸭,2雄3雌,成体,无雏鸟记录。
   这是我们最不想看见的结果,至今还没有见到一只白头硬尾鸭雏鸟。
   去年同期,第一窝白头硬尾鸭雏鸟发现于6月中旬,有9只;第二窝因为鸟窝被盗蛋者毁坏,鸟蛋被盗走,虽然解救了鸟蛋却只能人工孵化。由于离巢时间较长,只有3只小白头硬尾鸭于6月26和27日出壳;最后一窝白头硬尾鸭雏鸟发现记录于7月31日,有7只。
   而今年至今,白头硬尾鸭雏鸟是0只。
   自2017年5月乌鲁木齐县污水处理厂建成,污水处理厂向白鸟湖湿地排污两个多月,排污口于2017年8月5日才停止排放。
 

污水直接排向白鸟湖
 
   从7月5日发现第一只虚弱的赤麻鸭至今,共计发现新鲜死亡野鸭数量17只,黑颈䴙䴘3只,还有一些白腰草鹬、矶鹬、黑翅长脚鹬、黑水鸡、骨顶鸡雏鸟等水生鸟类尸体。死亡原因还有待进一步确认。
 

打捞、掩埋又一只死亡的赤麻鸭
 
   不管如何,今年白头硬尾鸭在白鸟湖的繁衍都被毁了。
   不听劝的人,不干净的水,不知道的未来。

    来自“岩蜥”,白鸟湖巡护队队长
———————————————————————————————————————————————————————
 
——————————————————————————————————————————————————————————

   我是一名摄影爱好者,同时我是荒野新疆白鸟湖保护项目的志愿者。
   2016年从5月到9月,我基本上每个周日的早上7点到11点都要到白鸟湖去拍照。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要记录下来白头硬尾鸭在白鸟湖中这短暂但又重要的几个月的生命历程。
 

微风燕子斜拍摄的白头硬尾鸭
 
   2017年,怀着同样目的的我经常去白鸟湖。荒野新疆白鸟湖项目的执行官大相每次都会问我:“微风大哥,你看到小白头了吗”,我只能遗憾地回答:“还没看到,咱们再等等吧,去年这个时候还有一波小白头出生呢”。
   巡护队长岩蜥说,如果到了8月份小白头硬尾鸭还没出现,那今年肯定是没希望了。
   我们都在相互鼓励,不愿打破这个希望。
   记录是一种最真实的情感的宣泄,但是现实总是这么残酷,到目前为止,白鸟湖没有一只白头硬尾鸭的雏鸟诞生。
   想想去年,作为一个拍鸟人,我觉得很幸福,我碰到过全国各地到这里来拍鸟的鸟友,他们都是为一睹白头硬尾鸭的风采,大家也彼此交流成为朋友。
   而今年,小白头硬尾鸭全军覆没。明年,白鸟湖还会有白头硬尾鸭吗?

    来自志愿者微风燕子斜
———————————————————————————————————————————————————————

———————————————————————————————————————————————————————

   “丽莎,我觉得好伤心!”
   “弗朗斯,亲爱的!我也是,呜呜呜……”
   夜是那样的宁静,皎洁的月光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美好,可是丽莎和弗朗斯却在相拥而泣。
   它们收养的西蒙正在熟睡之中,它们为什么这样伤心呢?
   今年,白鸟湖只有他们和皮特,珍和苏珊五只白头硬尾鸭,可是到现在为止不止它们,它们朋友也没有孵化出一只雏鸟来。
   一阵微风吹过,芦苇荡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它们也在为白头而哭泣。
   没有一只白头的宝宝,没有一只,一想到这里丽莎和同伴们就禁不住泪流满面。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它们痛苦的哀鸣着。
   丽莎和弗朗斯的宝宝们在还是鸟蛋的时候就被可怕的人类毁了,它们把希望寄托在珍和苏珊身上,希望它们会有可爱的宝宝。
   可是当珍和苏珊悲伤的告诉她,她们的宝宝还没有孵出来,她们的家就被逐渐上升的湖水淹没了,当她们把蛋都衔到岸上,才发现宝宝们都已经冻死了。
   她们望着这片曾经让他们充满希望和幻想的白鸟湖伤心的哭泣着。
   明年,明年的明年我们还要来这里吗?
 

小朋友用彩色粘土做的白鸟湖和白头硬尾鸭
    来自志愿者敬亭山
——————————————————————————————————————————————————————————
 
——————————————————————————————————————————————————————————

   还有一个月就到白头硬尾鸭迁徙的时候了。
   每天醒来,眼前似乎就有一个时钟,指针滴答滴答奔走,不停地提醒着我时间有多么紧迫。
 

小志愿者们来了!
 
   今年,我们经历了不断的筹钱拉网。
   不间断的巡湖,劝阻进入防护围栏影响水鸟繁殖的烧烤、野餐、钓鱼、遛狗等各色人群,
   一次次劝阻冬泳队大爷游野泳甚至裸泳,
   当场拦截挖了799颗草苁蓉的民工。
   夜巡逮住了9个抓蝎子的人。

志愿者修补被破坏的防护围网
 
   我们因为“小七”的死亡,阻止玩弹弓的人进入白鸟湖,
   因为“希望”的死亡,今年一窝蛋一窝蛋的保护,
   我们不断努力,希望制止排向白鸟湖的污水,
   我们向政府申诉白鸟湖的危境并得到了一定关注。
   ……
 

巡护路上
 
   然而,能做的都做了,却怎么也想不到,说好的年年会在此时出现的白头硬尾鸭的孩子们却缺席了。
   也想不到今年会比去年死亡更多的鸭子。
   只能感慨我们对很多事情的无能为力。
   长此以往……
   白鸟湖以后叫“无鸟湖”可好?

  来自白鸟湖湿地保护项目执行官大相
———————————————————————————————————————————————————————
 

2017年|夏

   就是这面湖水
   明年
   白头硬尾鸭还会再来吗?
 
 
图/文:“百鸟汇”志愿者
编辑/排版:简梅/青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荒野新疆基金 ( 京ICP备15019115号-2 )

GMT+8, 2017-10-21 03:52 , Processed in 0.04390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wildxj.com

© 201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