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新疆志愿者团队

这是我的修行——大相

2017-8-31 15:18| 发布者: wildxj| 查看: 194| 评论: 0|原作者: 简梅

摘要: 佛说:修行是走一条路,一条通往我们内心最深远处的路。而在这条路的尽头,我们可以找到一种智慧,这种智慧能够让我们了解到生命的真谛。你以为的修行是这样的?或者是这样的?↓↓↓其实是这样的 大相说 “你信不? ...
   佛说:修行是走一条路,一条通往我们内心最深远处的路。而在这条路的尽头,我们可以找到一种智慧,这种智慧能够让我们了解到生命的真谛。

你以为的修行是这样的?


或者是这样的?↓↓↓


其实是

这样的


   大相说 “你信不?从小到大,我认识的鸟以前只有两种,大的就是乌鸦,小的就是麻雀。我接触最多的动物都是饭桌上的,牛羊肉,鸡鸭鱼。现在我除了三黄鸡、芦花鸡还知道了环颈雉、石鸡……还认识了那么多种类的鸟,那么多各式各样漂亮的鸟,原来乌鸦也分了那么多种,水里的鸭子也有那么多种。
   我做公益,最想做的其实是自然科普教育,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除了自己,还有各种动物在以自己的方式存在。每一种生物都有权利在自己的方寸之地活着,与我无关,与他人无关,自由自在的生活。其实众生平等,我们要互相宽容,互相尊重。”

白鸟湖湿地生态环境保护项目官:大相

   2015年的8月,星空汽车电影公园白鸟湖店开业,大相想和小伙伴在附近的白鸟湖做一些水上项目。通过朋友的介绍,她知道了这片小小的湖水周围生活着上百种鸟,还有世界濒危物种白头硬尾鸭。那蓝蓝的宽嘴,白色的头,翘翘的尾巴,萌呆的样子一下就把大相征服了!她从“开发者”转变为“知情者”,更成为了坚定的“守护者”。

白头硬尾鸭萌萌哒,每年春天会有几只飞来白鸟湖

   因为和白头硬尾鸭的缘分,大相和荒野新疆的志愿者们有了更多接触,一步步融入了这个集体。大相知道了这么多年大伙怎样努力对白鸟湖进行的保护和宣传,知道了全世界对白头硬尾鸭的关注,她开始思考大自然和人类的关系,自然保护和城市发展的关系,商业和公益的关系……
   人类的经济发展和自然环境到底是不是一组不可调和的矛盾?为什么过去的几千年里没有这些问题,人与自然是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随着社会进步,生产力的发展,人类一步步忽视了自然和我们的关系,现在该怎么做?
   人类发展不发展?答案是肯定的!大自然需不需要保护?答案当然也是肯定的!大相想呼唤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寻找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平衡点。她决定做点什么,从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做起,从保护白头硬尾鸭,保护白鸟湖做起。
   2015年,这一年大相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就是让她遇到了白头硬尾鸭,遇到了白鸟湖,遇到了荒野新疆,大相从此走上了公益之路。 

   大相第一次参加荒野新疆追兽组活动的时候,特别兴奋。
   山下霪雨霏霏,山上雪花飘飘。车辆在荒无人烟的某处停下来,队员们观察雪豹刨痕,分析各种动物的尸体和粪便。
   翻看以前布设的红外相机里捕捉到的影像,一具北山羊尸体上有雪豹来撕咬过,雪豹临走时还好奇的过来用爪子拍了拍相机,“这是什么鬼东西?”镜头顿时歪了。雪豹走了,石貂来了,秃鹫来了,各自啄食互不相干……看到这一幕的大相觉得自己好像在BBC的纪录片里。

在“BBC大片”的路上

   因为有事提前下山,大相和雪豹擦肩而过。因为就在她离开的第二天,留下来继续观测的11个追兽组队员们都看到了山头上雪豹!带着万分遗憾的心情,大相要来了现场的视频影像反复地看,似乎想把这错过了或许就一生难求了的相逢印刻在心里。

那只擦肩而过的雪豹

追兽组受邀在949新疆交通广播做节目
(左起:西锐、大相、949主持人李刚、柱子,董哥)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今年8月,大相去了青海参加囊谦自然观察节,在这片土地上,她亲眼看到了雪豹,总算是弥补了遗憾。

   中科院的植物专家侯翼国老师来给荒野新疆的志愿者们进行植物知识培训,第一次去听课,大相有些懵,界门纲目科属种植物家族如此浩瀚,比动物复杂多啦,完全记不住啊……
   有一节课,侯老师说今天我们就讲一讲花吧。哦,讲花吗?起初,大相还有些雀跃和期待,花多么美啊,多么浪漫啊。结果,一开头就是“花是植物的生殖器“,少女心就此碎了。即便如此,大相仍然对植物越来越感兴趣。
   后来,大相跟着侯老师对白鸟湖的植物进行基础调查,对白鸟湖的植物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每年野郁金香一开,大相就知道白鸟湖的春天来了,白头硬尾鸭要飞来了。

曾经人山车海的白鸟湖畔

   2016年4月,当看到几百人浩浩荡荡在白鸟湖春游时,大相几乎崩溃了,这让鸭子们们躲到哪里去?那些草丛里芦苇里的鸟窝怎么办啊?
   必须要有具体的行动了!
   5月7日,“与百鸟相随 共白头偕老”白鸟湖湿地生态环境保护行动项目启动仪式,大相出任项目官。白鸟湖畔的房地产开发商——中城·国际城虽然在开发之初对白鸟湖并不了解,但在大相的多次宣传下,也开始重视对白鸟湖的生态保护并参与进来。

白鸟湖湿地生态环境保护行动项目启动仪式

   当天成立的白鸟湖巡护队在仪式一结束就投入到了巡护工作中,先断路,这样可以防止车辆靠近湖边,又立起了环境保护宣传牌,再到附近工地发宣传册、劝离摘芦苇叶的大妈、劝阻游泳划船行为、劝阻烧烤、劝阻挖药材挖野菜、劝阻掏鸟蛋……大相和巡护队的工作越来越细致,队员们几乎是天天围着湖转,却仍有大量鸟蛋被掏走……
   在巡护队拦截下的鸟蛋中,有8颗就来自白头硬尾鸭。
   拦截抢救、人工孵化、孵化成功3只!看似捷报频传的节奏最终也只能伴随着国内第一只人工孵化的小白头硬尾鸭“希望”的死亡戛然而止。带着所有人美好期望的“希望”死了,它就躺在湖水里的油污里一动不动。
   鸭子不会说话,不管活着还是死亡。     

偷鸟蛋的人

从油污中捞起的“希望”

    好在, 2016年,在志愿者们的保护下,白头硬尾鸭成功孵出三窝小鸭子。到了秋天,大大小小共24只白头硬尾鸭安全飞走了。

媒体对白鸟湖的关注
(左起大相、丫丫、岩蜥)

   2017年的春天晚来了十几日,为了能赶在白头硬尾鸭飞来之前把核心区保护起来,雪还没有化的时候,大相就已经带着志愿者们为围网事宜做勘测工作了。
   围网一期工程在白鸟湖繁殖核心区拉起了长300米的保护围栏。围网二期,在大相等志愿者的不断努力下,中城·国际城又捐助建设保护围栏500米。后来,得到了阿拉善SEE任鸟飞项目的资助和志愿者们的捐款,白鸟湖东岸已经基本用围网保护了起来。

白鸟湖核心区围网施工

   2017年,白鸟湖湿地保护项目组扩大招募成立了“百鸟汇”志愿者团队,包括白鸟湖巡护队、鸟调组、环保组,自然教育组,有一百多位志愿者加入,其中不少是“拖家带口”,成为了志愿家庭。
   志愿者们设了巡护站,立了警示牌,隔三差五就要修补被“闲人”破坏的围网缺口。
   2017年的5月7日,本应该是项目组庆贺成立一周年的日子,而这一天的发现,让所有志愿者的心头覆上了阴霾。

被弹弓射杀的“小七”

   一颗8mm钢珠,就嵌在“小七”的头部,这只亚成雄性白头硬尾鸭的生命停止在繁衍生息之前。
   除了白头硬尾鸭,志愿者们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去保护同样在白鸟湖生活的其他鸟类,而这一个个在不久前才编好号码的鸟窝,却成为了鸟去蛋空,号码成了空号。

这些被编号保护金眶鸻的窝,鸟蛋全部被盗

   与空荡荡的鸟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让巡护队员疲于应付的郊游人群、裸泳的冬泳队大爷、采挖799颗草苁蓉的民工、深更半夜跑来的“蝎子猎人”……

当场拦截采挖799颗草苁蓉的民工

夜巡拦截“蝎子猎人”
那个穿高跟鞋的就是大相,刚刚参加完朋友婚礼的她立刻奔向白鸟湖

   志愿者们向周围的工地和小区宣传保护白鸟湖的重要性,也义务接待怀着善意来到白鸟湖的人,引导他们科学观鸟,组织他们捡拾湖畔垃圾,鼓励他们加入白鸟湖的志愿者队伍。

走进附近施工单位,大相在讲述白鸟湖的故事

   大相的奔波从关注到白头硬尾鸭的那一刻就没有停止过,在这个过程中,她从满怀希望到现在天天给自己打鸡血都止不住的无奈和绝望。当捞起被弹弓射杀的“小七”尸体的那一刻、当眼看着刺鼻的污水不断排向湖中而无可奈何的那一刻、当眼看着大批水鸟连续死亡而束手无策的那一刻、当劝阻游人远离水鸟繁殖区被谩骂甚至抢夺手机威胁的那一刻……尤其是发现说好年年会在7月底出现的白头硬尾鸭孩子们缺席了,没有一窝雏鸟孵化成功的那一刻……
   大相说,她也在问自己,为了保护白鸟湖,自己做这些事情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做了那么多努力,白鸟湖的情况并没有变好?

大相在给志愿者做培训

   说起来悲凉,动物保护的公益事业,争取的不过是阻挡最坏结果的来临。
   今年,很久没来的反嘴鹬飞来了一群。

久违的反嘴鹬

   因为是浮巢而不怕水位上涨,安全繁殖的黑颈䴙䴘睁着它那双特别的红色眼睛,魅惑的眼神好像在安慰着大相,看,我们还在。

魅惑的黑颈䴙䴘

   岩蜥、大龙、彭大哥、而已、微风、lisa、杨哥、陈博士、亚杰、敬亭山、王乐、潘姐、刀片、简姐、康健、李生望、青乔、大瑶……这些任劳任怨的志愿者们旧人不走,新人不断,一直和大相一起守护着白鸟湖。
   也许白头硬尾鸭明年不来了,但是也许它们后年、大后年会再来,并且能够成功繁殖。即便是白头硬尾鸭和这里永远说再见了,还有其他一百多种鸟儿在这里生存,它们一样需要白鸟湖这个家。
   心塞归心塞,大相依旧为白鸟湖奔忙着。
   事情也似乎出现了转机,巡护队不再是孤军奋战。政府相关部门听到了来自白鸟湖的声音。
   社区的工作人员来了,帮助巡护队协调劝阻不断涌来影响水鸟繁殖的人群。
   森林公安来了,认可了白鸟湖志愿者的保护行为,不但抽调警力巡护,还准备在白鸟湖边建立检查站,给白鸟湖巡护队员发放工作证。
   环保局来了,调查处理污水处理厂的排污问题。
   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来了,自治区党委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陈全国就白鸟湖污水排放等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移交的转办问题作出批示,并亲自督办问题整改。乌鲁木齐县立即全面启动整改工作。乌鲁木齐县县长也连续在污水处理厂现场办公解决污水排放问题。
   ……
   现在,大相正在积极协调组织志愿者队伍里的动植物专家、环保资深人士研究制定白鸟湖生态修复方案,为白鸟湖可能到来的美好未来绘制蓝图。
   只要坚持就会有希望。
   当你知道心要往哪里去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这是大相的公益之路,这也是大相的修行,为了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梦想不断努力,一经选择,不离不弃。


谢谢你们,来自各行各业帮助白鸟湖的志愿者!




文:简梅
图:“百鸟汇”志愿者
编辑排版:青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荒野新疆基金 ( 京ICP备15019115号-2 )

GMT+8, 2017-12-12 14:14 , Processed in 0.03750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wildxj.com

© 201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