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新疆志愿者团队

【第9-652期】大美三江源

2017-9-15 09:45| 发布者: wildxj| 查看: 42| 评论: 0|原作者: 李雨晗

摘要: 大家好,我是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李雨晗。今天说说一个刚到三江源几个月的人对三江源的观察和感受。 我从北大元培学院毕业,专业是政治学、经济学和哲学,因为我觉得它能帮助我从各个角度来了解这个社会的运行。看起 ...

    主讲人:李雨晗

   2017年从北京大学元培学院政治学、经济学和哲学专业毕业,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三江源研修生,管理运营三江源国家公园内第一个科研工作站。


   大家好,我是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李雨晗。今天说说一个刚到三江源几个月的人对三江源的观察和感受。



   我从北大元培学院毕业,专业是政治学、经济学和哲学,因为我觉得它能帮助我从各个角度来了解这个社会的运行。看起来和动物保护环境没有什么关系,但如今真正成为这个行业的一员,它给了我很多思考问题和方法和角度。
   我从小的梦想是当动物饲养员。高中到动物所里当志愿者,给动物准备食物、为别人讲解、清理各种便便。


   这张照片就是在收容所工作时拍的,左边这张是里面的一条狼,已经跟人很亲近了。右边这张是到了北大,做流浪猫的送养,帮它们找家。后来是到了联合国CLIMAT大会时,认识到了很多这个领域的人,了解到有很多环保组织在做很有意义的事。


    这张照片对我很有意义,里面有好几个人是促成我做这件事的人。大四遇到了吕植老师和湘莹姐姐、赵主任,他们从各个方面帮助我了解保护动物是个什么样的行业、有哪些事情可以做。当时我上了吕老师的保护生物学,很感兴趣;湘莹姐姐告诉我三江源有研修生项目。本来计划出国读书,最后决定还是先来看看这里是什么样子。
   三江源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特别充满魅力的地方。我的第一份实习是在WWF做的,当时做的项目是国家公园,大家常会说起三江源,就特别想来看一看,但是到毕业前都没什么机会,直到终于确定来做研修生的项目,才有机会一睹三江源的风采。7月18日到的这,先来说一说两个月的所见所闻。


   三江源是什么,我们是怎么保护三江源的?




   三江源里的三江,就是长江、黄河、澜沧江。光听名字就很重要,经常说它是中华水塔、亚洲水塔,说明它在水这一方面有很重要的地位。我查了一下,长江总水量的25%、黄河总水量的49%、澜沧江总水量的15%都来自于这个区域。
   从地图上地形和海拔来看,这个地方海拔还是较高的,平均3500M以上。我所在的山水自然保护中心,是在澜沧江的源头扎多县。


   三江源近两年当中发生的两件大事。
   一是2016年,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建立了。这是第一个试点,分为了一园三区,对应三江源区,长江源区就是常说的可可西里。在我看来,国家公园和保护区最大的不同,是保护区会更针对物种和生境,但国家公园是允许有人的存在的。就三江源来说,几百年来一直有很多牧民居住在此,如果按保护区核心区不允许有人存在的话,对于他们来说是很难解决的问题。所以国家公园对于这个地方来说是更合适的体制。除此以外在管理体制上还有不同。
   二是2017年7月7日,可可西里成为我国第51处世界遗产,它也是我国现在面积最大的世界遗产。可可西里大家可能比较熟悉,这有藏羚羊,也拍过电影。


   下面来看看神奇三江源之三江源的动物。
   老师常给我讲,三江源食物链这么完整的地方,有这么多顶级食肉兽的地方,实际上在世界上是很少见的。
   这些照片很多来自今年的囊谦自然观察节,有很多自然爱好者和摄影师和我们一起拍的。


   鼠兔是三江源非常常见的动物。有人说它是草场恶化、牛羊无草吃的原因,但实际上北大师兄师姐研究发现,草场恶化和鼠兔并不存在因果关系。所以一些地方采取的灭鼠行动是值得商榷的。因为鼠兔是很多动物的食物,如果吃了有毒的鼠兔,它们也可能就被毒死了,或者杀光了鼠兔,它们就失去了食物,对于整个生态链来说这是一个很不健康的事情。


   自然观察节拍到的一只高原兔,动作非常可爱。


   藏鹀[wú],是藏区的一种特有鸟类。


   高山兀鹫 [ wù jiù ]。当时Kary在教我看雪豹的三个方法:一是看有没有石山,雪豹一般分布在石山上,石山颜色与它毛色很近,是很好的掩护;二是看无没有岩羊,这是它们的主要食物,如果岩羊有些紧张,那旁边很可能有捕食者;三是看有没有高山兀鹫,雪豹杀了动物后,兀鹫经常赶过来。所以我们当时一直盯着兀鹫看,遗憾的是还是没有看到雪豹。


   赤狐和藏狐。同样是狐狸,一个能那么好看,一个脸居然那么大!这是山水红外相机在同一个点拍到的。


   这个是红外相机拍到的岩羊。



   这两只是我们拍到的白唇鹿。第一张很有意思,因为白唇鹿每年都会脱角,这只已经脱掉了一支角,还有一支角没脱掉。


   红外相机拍到的白马鸡。


   红外相机拍到的猞俐,长得特别好看。


   棕熊。大家最怕的动物,其它动物见到人一害怕就跑,棕熊一害怕就打,但是人打不过它。棕熊会扒人的房子,之前在昂赛周边入户访谈,访问的那十几户都遇到过棕熊扒房子。一般会去没有人住的房子,它把门掀开,窗户打开,进去找吃的。一般有人在不会去,但牧民是游牧的,房子总有一段时间是空的,棕熊就有可能去找吃的。


   这些照片是在同一个相机点拍出来的。这只金钱豹出现时大家有些惊讶,没想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出现金钱豹的分布。有一种推测是气候变暖了,金钱豹可以在这么高海拔的地方生存,但另一种担忧是它与雪豹相遇后,谁打得过谁呢,会不会影响雪豹的生存环境。


   最后一张就是这边鼎鼎大名的雪豹,也是出现在这个相机点上。其实最近关于雪豹的新闻很多,昨天IUCN红色名录上将它从濒危降成了易危。山水公众号上,凌云师姐和赵主任都发文梳理了这个事情。IUCN把它降级主要基于两条理由,一是总数量在2500只以上,二是在10年内种群数量没有下降20%,所以觉得这个物种不再属于濒危的标准了。对雪豹来说,它是挺幸运的,因为它生活在高原上,环境相对险恶,藏民信仰藏传佛教是不杀生的,还有无数人对它的关注和研究。所以让这个物种可能看来保护得是不错的。我的看法是这样的:虽然它降级了,但不是说保护的力度就要下降,因为雪豹是一个旗舰物种,保护它可以保护起来一整片山,让更多更多的动物受益。虽然它降级说明保护工作做得不错,但很多工作还是要源源不断地做下去的。


   在山水工作有特别好的一个地方是,它会很鼓励你去走近社区,真正了解本地的人是怎样生活的。
   我们常说社区保护社区保护,实际上就是以社区为基础,来发动社区,让社区自己来保护。很久前看到山水的一句宣传语:给予守护者以力量。当时觉得我们可能有科研团队、有北大的博士生、有很多高科技和先进知识,但这片土地始终是属于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他们才是真正的主人,所以我觉得和他们一起做保护是可持续的。比如说有一天山水从这里撤走了,但因为当地的人在,所以保护不会停止。而我觉得这一切的前提是去了解当地人的生活,去尊重他们的生活习惯,并在此基础上一起进行保护。我到这边刚两个月,其实也不能说真正对当地有多了解,就是分享我的一点观察。如果大家有兴趣了解藏地文化,有更多这种思考,可以关注我们赵主任的公众号——一个老牧民。他在这待了很多年,见解比我深刻很多。
   在时间空闲或项目不那么忙的时候,我会住到云塔村的一户人家里面,跟他们一起生活。所以由此得窥一二他们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根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有三点可以分享一下,一是关于游牧,二是藏传佛教,三是亲近自然。


   首先来讲讲游牧。这边一般分夏季草场和冬节草场。夏天会住到一片草地上,冬天再搬回来。虽然现在有很多人已经定居了,但大家游牧的习惯,包括游牧的人还是很多,他们随着季节搬家,一般夏天住在帐篷里,冬天就在固定的房屋中。非常有趣的事情:之前去昂赛乡书记家拜访,他们家虽然有固定的房屋住,但夏天还是喜欢来草山上搭帐篷,他们觉得这样才是度过夏天的正确方式。
   说到游牧肯定离不开牦牛。牦牛是这边特别重要的一种牲畜,在生活中很多地方都离不开它。像许多村落的精准扶贫,发的就是几头牛。我在这个图片下面写到,这个牛可以挤牛奶,牛粪可以用,牛毛可以用,牛又可以吃,生活方方面面都和牛有关系。
   之前住在云塔时,一般早晨五点半,女主人会起床挤牛奶。挤出来的牦牛奶可以直接喝,也可以打酥油,打出奶渣,之后混上青稞面和白糖,就可以做好糌粑[zān ba]。当时我在那几天,每天早上吃的就是糌粑。我们同学里有一个特别喜欢爬山的外国摄影师叫欧阳凯,他就特别喜欢吃糌粑。每次上山前他就会带上酥油、青稞面,然后到了山上饿了就自己混成糌粑吃。
   大概到七点左右,他们会把牛赶到山上去放牛。牦牛比羊好放很多,因为它体型大,有的牛是有角的,自卫能力很强。当然牛遇到雪豹或狼这样的捕食者也不是对手,我们在后面讲人兽冲突的时候会提到这一点。


   这个大家知道是什么吗?这个其实是牦牛粪,特别大一坨。一般早上牛放走之后,女主人会把牛粪收集起来。赵主任说这个牛粪非常干净,是可以直接抹脸上的,我还没有试过,但女主人收牛粪时的确是徒手抓,抓起来堆到旁边。右边这张就是牛粪堆,把很多很多的牛粪堆起来,会堆出各种各样的形状。这些牛粪是可以烧的,每家都有一个炉子烧晒干的牛粪,可以取暖、生火、做饭。


   我住的人家有30多头牛,一年会杀三到四头吃肉。上次去赶上了一次,但他们是有讲究的,女孩子是不可以去看宰牛的,所以这是欧阳凯去拍的照片。有的藏族朋友跟我说,他们宁愿去吃牦牛肉,而不是鸡鸭鱼肉,主要是一头牦牛很大,宰一头牦牛可以吃很久,如果是鸡鸭鱼,那要吃很多生命才会吃饱。


   在这边人的生活中,宗教有很高的地位。像每年的法会会是全村人乃至全乡人的盛事。有时会遇到很大规模的法会,学校也会放假几天,方便孩子和家人一起去。这边僧人的地位会很高。佛教中的众生平等和不杀生的理念,是很有助于动物保护的。


   右边这位是我们的好朋友扎西桑额,我们平时都尊称他为“堪布”,“堪布”在佛教系统里就是学士、很有学识的人,他是一个非常关注环保的人,发动了很多当地人一起来保护动植物。比如他会让小孩子们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朵花,然后守护它。最近做的一个项目是发动妇女一起来保护黑顶鹤。这张照片是他和吕植老师,还有乔治•夏勒博士谈话时的一张照片。从他这边能看出,如果当地人中有信仰,或藏传佛教里的人愿意一起来做保护,其实力量是非常大的。


   这张是玉树赛马节时赵主任拍的,当时还有马术表演。这边骑马的人其实已经不是很多了,很多马可能一直放在山上养着,或变成赛马。每年赛马节是比较大的一个活动。


   这个是另外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尤其是在藏区,它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是虫草。虫草是现在藏区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在很多地方70%的现金收入就来自于虫草的销售。最近几年虫草的价格一直不错,所以有虫草的地方牧民的生活都还可以。每年五六月是挖虫草的季节,那时学校会放假,让孩子回家一起帮忙挖虫草。一家人一年的收入在这一两个月都能解决了。六一儿童节在虫草季,那时大家在放假,有趣的现象就是提前两周学校在过六一儿童节。

   最后说说对这边人生活的观察,那就是特别亲近自然。到这边你会发现人和自然如此亲近,以致于很难发现人和自然的界线。就像刚提到的夏天大家住在帐篷里,帐篷里面是人类社会,外面就是野生的环境了,这两者是前所未有的交融在一起。而像我们刚提到的牦牛,它实际上也是来自大自然的馈赠,草长得好牛就壮,但要像去年那样普遍干旱的话,很多牛就会被饿死。
   之前住在云塔,那里是没有网络信号的,所以也不存在刷手机、聊微信,每天要么看书和大家聊天,要么就是他家的孩子带我一起玩,他们带我一起上山采蘑菇、到河里玩、傍晚一起拴牛,我觉得这种生活体验非常令人难忘。


   左图是与小女孩一起上山采的蘑菇,有白蘑菇黄蘑菇,黄蘑菇特别好吃。采蘑菇时小姑娘教我说只采上面圆的部分,根留下来,只有这样它才会继续长出来。我其实并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觉得从一个小女孩嘴里说出这样的话,还是很让人感动。图二是他们买牛帮助贫困户的场景,平均一家分到三、四头牛。图三是夜里突然断断续续没有电了,然后阿姐就叫我一起上山去看看。山特别险峻,我白天都不敢爬,最后还是那个小姑娘拉我上去的。到了山上之后发现他们这里的用电是水力发电,溪水冲过机器会带起来发生一系列运动产生电,但之前因为水流或大或小,或河里石头太多,把它堵住了。我们就爬到半山腰水流很猛的地方,阿姐拿铲子一点一点把石头铲出去,让水流得更旺一些,回来之后发现电果然好了很多。
   我们发现在这种地方,大自然其实给予了人很多东西:每天用的水是直接从溪水引出来的,电是通过水来发的,生活的重要食物来自于牛,牛吃的又是这种天然的草场。大自然与人的亲密无间是三江源很独特很美的地方。


   下面讲一讲怎么保护三江源。在这待了两个月,觉得这里特别宝贵,怎么样保护好这里的文化和动物,是我们值得思考的地方。介绍一下山水在三江源的工作,其实有很多项目,像雪豹项目、草场项目、湿地项目等等,在这我和大家分享的是我比较熟悉的在昂赛区域开展的工作。 


   首先介绍一下我们在扎多县昂赛乡的工作站。这是三江源国家公园里第一个科研工作站,是由山水、北大、阿拉善、扎多县政府一起出资建成的,一共用了八个集装箱。现在外面是桔红色,之后会画上各种动物。有会设计、画画的朋友欢迎与我们联系。
   工作站的建立帮助北大博士生们在当地更好地开展科研,或帮助一些保护的从业者们开展社区工作。我之后会常驻在这里,协调与昂赛地区的工作。我们也打算从十一假期后,招募长期的志愿者,如果各位感兴趣的话,欢迎留意。


   这是工作站揭幕那天,我们很多人一起拍的合影,里面有吕老师赵主任还有湘莹姐姐,他们都是在这个地区做了很多很多工作的前辈。


   昂赛是个特别特别的地方,这里属于三江源的澜沧江的源头。图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工作站旁边有一条大河,这个其实就是澜沧江。


   除此之外,这个地方有非常丰富的丹霞地貌。看左边这块石头,是不是像一个佛头?在昂赛这个地方,有很多的石头让人产生非常多的联想。右边这是一只猞猁,这是在我们工作站旁边的小溪拍的。而且在我们工作站揭牌的那一天,听说对面是有雪豹在捕牛的,但是最后我们谁都没有拍到。


   简短介绍完工作站之后,来看看我们在这边做的几个重点的事情。首先第一个是社区监测。我们在昂赛有近40个观测员,他们在5*5公里的格子上管理着这些相机。今天我问了一下负责这边的同事,一共是有53台相机。现在大家最开始看到的那一组很多动物在同一个点拍出来的照片,都是这些红外相机拍下来的。像我们的监测员都是志愿者,他们没有工资,但有时候赞助商送的一些装备我们会送给监测员。
   在当地人的眼中,成为监测员是一件特别光荣的事情。比如说我们工作站旁边的那户牧民,那个大叔经常过来跟我们说,我真的好想当监测员,你们快来选我吧。他们都觉得这是一件很光荣很想来干的事情,而且他们爬山都特别特别特别的厉害。我们看图中那个穿绿衣服的这个小哥哥,他那天跟我们一起爬山,他其实里面穿的是全套的西服,再加上皮鞋,但是就是这样的装备,他在山上也能像飞一样,就在石头上面跳来跳去。同学就说这是我进货的方向,因为我就穿的全身武装,然后又是爬到一半爬不上去,然后气喘吁吁被他们拉上去的。
   然后今年我们会在昂赛放更多的相机,也会在更多的村落里面招募监测员,想把这个地区做得更完整、更好一点。


   这个是当时一起爬山去看相机时的照片,因为这个点虽然放了很久,但是什么都没有拍到,所以后来他们就给它调到了另外一个不远的山头上,看看那个地方能不能拍到好的照片。


   这个照片是今年夏天,北大的团队来这边做拣粪便,然后来做遗传学的DNA分析,看雪豹吃了什么,然后雪豹和雪豹之间又是什么样的关系,种群是什么样子的。然后他们来的时候,我们的监测员也会带着他们一起,去相机点,因为相机点周围可能粪便会比较多。
   像山水,我觉得工作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科研和保护结合得很紧密,既有在社区做工作的人,也有在实验室的人。我觉得这种配合还是很好的。


   像这张照片是国家公园在做管护员培训的时候我们拍下来的。因为像刚才提到的2016年开始,三江源国家公园成为了第一个试点,然后他们在村民中选了很多的管护员,来一起维护这个地方。然后作为山水,我们会和当地政府一起来给管护员做培训。像这个就是在教大家怎么放红外相机,画面左边其实蹲着一个人,他是在模仿雪豹,然后看爬过去相机拍的角度和高度是不是合适,如果不合适再去调整。


   刚才讲完了社区监测,就是我们和当地人一起来放相机,主要是他们来放相机,我们来定期收集这个数据进行分析。下面这个项目讲的是生态修复,生态修复其实主要会讲人和动物之间的关系。


   这里着重讲一下人兽冲突。因为像前面其实也大概提到过了,说牧民有很多的牦牛,然后山上其实有很多的雪豹,但是当雪豹吃了牛又要怎么办呢?我们其实在昂赛乡做过统计,在一个村子里边七个月的时间会有160头牛被吃掉,对于牧民来说这个其实是不小的损失,因为这160头牛市场价格可能会达到50万左右,然后像这样的情况的话,牧民可能会对这种雪豹产生一点抵触的心理,更有甚者可能会去进行报复性猎杀,这个其实对于保护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尤其是当当地人开始不喜欢这个物种的时候。
   山水从2016年开始和昂赛乡年都村一起在做一个试点,就是在做人兽冲突的基金项目。扎多县政府出了10万,然后山水出了10万,牧民会给每头牦牛投保3块,建立了一个大概23万的基金。


   每个村里我们会选出15名生态管护员作为审核员,因为有时候这个牛你不知道是因为被豹子吃了还是因为这个牧民压根儿就没有去放牧,所以死掉了,或者被动物吃掉了。这个基金赔偿的只是说你好好放不了,还被雪豹吃掉了,我会赔给你钱。所以需要的证据就是你要拍下这个雪豹或者是狼捕食牦牛的照片,以此证明你在好好地放牧,然后从而得到赔偿。按照村民自己选出来的这个管委会制定的标准来看,被捕食的牦牛市场价格是在50万左右,但是我们会赔16万。这个PPT里面列出了一个非常极致的赔偿标准,这也是他们自己商量出来的,之所以不全价赔,是因为牧民他们自己也觉得这片土地是他们的,但属于野生动物,所以如果家畜被吃掉,是双方需要共同承担的责任,所以他们觉得这个比例是可以接受的。而通过这样的赔偿,他们对这种家畜被野生动物捕食的容忍度也在逐渐提高,这对于保护来说是一件好事。
   像我们今年的计划就是去继续扩展,让昂赛乡其他两个村子也能够有这样的人兽冲突基金的这种保险,像刚刚过去的九九众筹,我们一共是筹到了20多万块钱,是刚刚好够两个村的这种钱。当然如果我们能够筹到更多的钱,也就能够扩展到更多的村落。


   除了人兽冲突之外,我们还进行了一些其他的和生态修复有关系的项目,比如说流浪狗项目,比如说第二张图体现出的反盗猎巡护。从反盗猎巡护能看出来这个地区的保护效果还是不错的,而且社区居民的环保意识很高,因为巡护中并没有发现夹子或者是套子这种盗猎的东西,此外赵主任跟我讲,说你看一个地方盗猎情况严不严重,你主要看马麝,因为如果有人盗猎,他可能会去打马麝拿麝香。所以如果一个地方有很多的马麝,那证明这个地方保护的很好。第三个图讲的其实是塑料瓶和垃圾的问题,之前赵祥在这边做过调查,其实很多牧民的收入都会用来买饮料,饮料是装在塑料瓶里边的,怎么处理塑料瓶可能是他们之前没有想过或者是意识到的一个问题。所以在这次国家公园管护员的培训当中,我们就会抱着垃圾桶,给大家讲什么样的垃圾可回收,什么样的垃圾不可回收,怎么样处理这些垃圾。


   下面这一点讲公众参与。国家公园的建设里面有五点基本原则,其中有一点就是要有序扩大社会力量参与。其实山水作为环保组织,也是公众的一部分,而我们也在计划和当地政府一起邀请更多的人来到三江源,开展科研,或者是做自然体验,或者来当志愿者。上面这张照片就是今年自然观察节的时候拍的,当时邀请了很多队伍一起过来住在帐篷里,白天出去找动物。当然我也是通过自然观察节结识了荒野新疆和丫丫,他们请的插画师帮我们画兔逊的T恤,真的是广受好评。


   自然观察节实际上就是通过公民科学家的形式来进行快速的生物本底调查。去年第一届是在昂赛办的,今年是在囊谦的白沙林场。通过一周的自然观察节,我们通过图片来看到底能拍到哪些动物,像今年我们在囊谦拍到了15种兽类、93种鸟类、还有222种植物。在自然观察节的时候,我们会请当地的牧民和向导,帮我们开车带我们去找动物,这件事也是为之后的个人体验做准备。这个图片里边左边的这个小姑娘应该是丫丫。


   我们刚提到了自然体验这个词,我觉得自然体验是一种让当地人能够从保护中受益的一种方式。现在昂赛乡我们选出了15户接待示范户,然后会在下周给他们进行培训,比如说这个菜怎么做更适合、厕所要怎么改造一下,包括怎么安排看雪豹的行程、在哪能看到雪豹,或者是在哪能看到蔵鹀和棕草鹛。这样在满足外边的人对这片土地好奇心的同时,又能够不干扰不破坏这片土地,然后同时将它更好地保护起来,而且牧民能够从这种资源当中直接受益,也会发现活着的雪豹要比被打死被卖掉的雪豹对他们更能够带来实际的发展,这也会促进保护。
   之前有很多人问过,怎么样才能够过来。我们的想法是说这个事情不能着急,虽然说非常想看雪豹,非常想来这边旅游、做自然体验,但是还是要稍安勿躁,因为对这个地方来说太快速的发展和开发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把这个地方都毁掉了,所以我们还是慢慢的来,有一天我觉得昂赛或是其他地方的国家公园会非常欢迎各位的到来。


   我们会从十月份开始招募长期的志愿者,来和我一起运营、安排工作站的各种事情。比如说会配合我们在社区监测的同事去上山放红外相机,或者去牧民家做访谈,或者是住到体验户的家里,帮他们去看怎么提升这个整体的服务,或者帮我们一起设计动物的周边等等,我们很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来一起来帮助昂赛这个地方做更好的保护。长期志愿者我们大概是两到三个月招一批,一来会住两到三个月,最近会将招募通知放出来,如果大家感兴趣的欢迎来报名。


   最后来说一下我的个人感受。来到这边快两个月,觉得三江源是一个特别独特、特别幸运、特别珍贵而又很脆弱的地方。很独特的地方在于,你会觉得大自然前所未有地和你亲近,你每天真的是实实在在地触碰大自然,而不是在城市中的那些钢筋水泥。很幸运的地方在于这边的当地人,有对生命尊重和平等的意识,他们会很愿意很支持来和你一起保护当地的物种,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第三个很珍贵,这里有那么多像在同一个点上看到了棕熊、猞猁,看到了金钱豹、雪豹,这是非常非常难得的,在拥有生物多样性的同时,这边也具有非常好的文化多样性,和我之前生活的地方完全不一样。
   虽然这边有很多山,然后有很多动物,看起来它是一个非常强壮的地方,但实际上,三江源还是很脆弱的。前两天我们出去看黑颈鹤的时候,路过了一片土地,很多土,只有土的颜色,上面没有长草,坑坑洼洼的,后来同事告诉我,他们在这边做过访谈,这片土地是几十年前被开垦过,想要当时种青稞,但是没有种出来,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就是没有恢复,包括我们在路边随便看到的一棵非常细的树,都是已经长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这个地方真的很慢很脆弱,所以它是非常非常需要人们去很细心地把它保护起来。



   最后放三张今年自然观察节的照片。第一张是欧阳凯拍的卡尔寺的航拍图,在高高的悬崖上特别有气势,在这里人山宗教都是融为一体的。这是一个旱獭坐在卡尔寺的前面,可能是在想事情,也可能是在放哨预警,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看到的是一种人和动物的共存。


   这是另外一个角度拍摄的,也是本次分享的最后一张图片。一群岩羊在山坡上吃草,旁边是寺庙,山坡下面是很多人居住的地方。当时吕老师其实试了一下,看走到多远动物才会跑,发现走五米左右动物还是不会跑,还是会在那吃草,就知道它对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强的戒备心。看到这种图景的确是让人感到非常的暖心。我到这边来了两个月,就觉得每天都在被震撼,然后充满了收获。虽然像刚才提到的时候爬山的时候经常爬到一半上不去下不来,幸好我的那个牧民监测员们,还有同事们都特别好,没有把我扔到山上。



   三江源是一个和我前20年的生活完全不一样的地方,特别独特,特别漂亮,特别值得我们去守护。我的分享到此就结束了,非常感谢大家能够一直听下来,然后也在讨论区说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这是我们山水的微信公众号,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关注,我们会在上面发一些这边的事情,包括其他地区保护的事情,之后对长期志愿者的招募也会发布在这个上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荒野新疆基金 ( 京ICP备15019115号-2 )

GMT+8, 2017-11-19 05:23 , Processed in 0.06106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wildxj.com

© 201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