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荒野—新疆志愿者联动平台

研究日记(2):为经典分类学执着的自由学者们与我国一新纪录种-小花蓍的发现

2017-12-12 14:16| 发布者: wildxj| 查看: 62| 评论: 0|原作者: 杨宗宗|来自: 普兰塔的猎人

摘要: 一、小花蓍的发现 今年夏季,我的好友迟建才先生与马明女士在新疆的野外考察中发现了一种特殊的菊科蓍属植物,一系列特别的、未曾有过印象的特征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随后,经好友刘新华仔细地鉴定,确定为菊科蓍属 ...

   
        一、小花蓍的发现

        今年夏季,我的好友迟建才先生与马明女士在新疆的野外考察中发现了一种特殊的菊科蓍属植物,一系列特别的、未曾有过印象的特征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随后,经好友刘新华仔细地鉴定,确定为菊科蓍属植物-小花蓍Achillea micrantha Willd. ,为我国首次发现的新纪录物种。

小花蓍Achillea micrantha Willd.

        蓍属Achillea Linnaeus共有约200种,我国有11种。小花蓍的发现为我国蓍属植物增添了一位玲珑美丽的成员。它为多年生草本植物,根状茎纤细,具短的分枝;植株浅灰色,多少被绒毛;茎生叶有柄,线形或长圆形;头状花序密集;总苞长圆形或长圆状卵形,黄绿色;舌状花很小,黄色。可以区别所有国产蓍属植物种类。

小花蓍Achillea micrantha Willd.

小花蓍Achillea micrantha Willd.

《Флора Казахстана》Vol.8

        二、为经典分类学执着的“非官方”学者们

       迟建才,是我最尊敬的学者之一,他就是我常提到的迟叔。在高中时候,“新疆花卉网”曾非常吸引我,那应该是新疆最早的展示野生植物的私人网站,迟叔就是网站的主人。由于那个时代的信息不便,我们始终没能相识。直至2016年,在植物爱好群中,缘分最终把我们聚在了一起。

迟建才先生

        迟叔是一个开朗、真诚、爱憎分明的人,他热爱大山、草原、土地,比起在浮躁的城市中生活的人们,他的生活显得更加真切与自然。迟叔自己经营着花卉生意,家里有个大院子和大温室,与同行们不同的是他的花园里更多的是奇花异草,有些并不起眼,普通人看来观赏价值不高,但是在他看来都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这些都是他多年跋山涉水收集的宝贝,谈论起来如数家珍。每天在院子看花看草已然成为了他最重要的生活组成。

        今年夏季,我来到美丽的伊犁与他一起考察、采集标本。与其说迟叔被称为植物大神,我觉得他更是一本真人版植物志,对于植物熟悉的程度再无他人可以并论。哪座山上生长着什么,哪种植物在何处寻找,全部都在他的记忆中。虽然他年过50,但在山上跋涉的精神和体力让我惊讶,我只能说现在很多年轻人与他是没法比的。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没有项目与课题的各种压力,面对植物,我们随心、随愿,植物的地理分布仿佛化作特殊的气场,只有我们可以感受的到。喜欢一种事物,没有目的,这也就是极致的纯粹与享受吧。

迟建才先生在野外考察

        迟叔让我非常敬佩,他曾在新疆首次发现了蕨类植物瓶尔小草,轰动一时。发现一个新的种类或者新的分布对于植物研究者来说是基于深厚的分类基本功与极为丰富的野外经验之上的。我国,尤其是新疆的植物分类研究大多基于前苏联的资料,很多未明确种类都参考了著名的《苏联植物志》与周边地区的文献,如《哈萨克斯坦植物志》、《吉尔吉斯斯坦植物志》、《巴基斯坦植物志》等。有些植物缺乏标本,有些植物只有寥寥几份标本,能够在野外长期观察、考证的学者更加缺少。所以,瓶尔小草与小花蓍等等其它植物的发现并非偶然,这是自然对他们认真努力与执着的回报!

        马明女士是政法系统的退休教师,性格开朗、耿直、豪爽,年龄丝毫不会影响她那年轻的心态,我一直称她马姐姐。让我最为佩服的是她热爱一切自然事物,尤其是山野花草。马姐姐的生活方式与他人也有些不同,生活简单,并不显得华丽,但她有着自己的房车,行走万里、驰骋大地,在我看来是那么的洒脱!

马明女士在小花蓍生境

        马姐姐喜爱养花,家里天台种满了各种植物,楼下放着大摞的标本和标本夹。她也喜欢与朋友相约出行,探寻植物世界的奥秘。房车里书籍资料、食物补给、采集工具,她们所走的正是植物猎人的探险传奇之路,与山川百草为友,与日月星宿为伴,其中的快乐只有她们懂得。

        我做此公众平台可以说是受到好友刘新华的启发与帮助。新华早年就开始开通平台,积累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在关注他的平台后我与他交流了很多,他非植物分类专业,也非官方研究单位,对于植物学的深厚积累完全靠自学。新华是一个喜爱钻研的人,对问题的思考全面、细致,敢于怀疑问题,提出自己的见解。我与他很相像,对于中亚植物和一些前苏联研究非常关注,有时候我们还会讨论一些俄文翻译的问题。在前期,我们一起完成了新疆的紫堇属、贝母属整理,之后新华把重要的俄罗斯植物网站告诉我,并建议我开通个人平台,并给与很多帮助。今年收到了新华寄来的簇花芹、黄花珀菊等标本,迟叔、马姐姐还有高东亚也赠送我许多珍贵标本,其中不乏有重要价值的如小花蓍等,这些压制精美、仔细、专业、珍贵的标本是对我的私人标本馆最大的支持,也沉淀着深厚的友情。

小花蓍Achillea micrantha Willd.标本
采集人:迟建才、马明

        如果非要把学者分为民间和官方,我是坚决反对的!学者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学者”是指具有一定学识水平、能在相关领域表达思想、提出见解、引领社会文化潮流的人;狭义“学者”是指追求学问之人,即专门从事某种学术研究的人。“学者”有时亦称“专家”,能在自己所在领域做出相应成就的人。

        曾经有人称我们为“民科”、“业余专家”、“植物志愿者”等等,我感到非常刺耳。我们热爱植物分类,用最纯粹的生命追随着真理,并且也不乏有新发现、新见解。小花蓍的发现是“非官方”的自由学者们靠自己的知识、金钱、时间而收获的成就!他们在没有科研经费、文献获取困难、没有昂贵研究设备的情况下同样可以做出让人骄傲的成果!

        追求科学不应该有框架束缚,科学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人人具有追求的权利,同样的,也应受到尊敬与尊重。植物分类学是一切热爱植物的人们集体创造的智慧结晶,有人做基础,有人做前沿,但不要忘记,基础是一切成就的根基!


        一个植物分类学的私人研究者,一个植物学真理的追求者;一个奇花异木的探寻者,一个私人标本馆的建造者;一个以“原本山川,极命草木”为座右铭的坚持者;一个生活在普兰塔的自由猎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守护荒野—新疆志愿者联动平台 ( 京ICP备15019115号-2 )

GMT+8, 2018-1-21 08:18 , Processed in 0.05270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wildxj.org

© 2017

返回顶部